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2年09月23日

社员作品展示

两只乌龟

县少艺校艺五(1)班 胡卓熠 指导老师 谢书晓

“咚——”这一声如口哨般响亮,我寻声望去,又是这俩家伙。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自己摔了个四脚朝天!”我仔细端详着盒子里的两个新伙伴。新伙伴擎着灰绿色的圆壳,用陌生的眼神望着这个新家。它们的眼睛小小的,细细的,镶在绿色的脑袋上。在满身的绿色中,却有两道红色的条纹,像是两条红杠杠。身后拖着一条黄色纹路的绿尾巴。是的,它们就是小乌龟。

这两只乌龟,一只叫小懒,因为它酷爱睡觉,大多时候缩着脑袋,藏在硬邦邦的壳内,你想要一睹它的风采,不是件容易的事。另一只叫小勤,它像一位忠实的保安,爱伸长颈脖,巡逻着。

它俩极不友善,只要挨着点距离,“大战”就开始了。一开始,只是吐泡泡示威,白色的小圆泡一团一簇地堆积,填满了周围一圈的空间。不一会儿,“战争”升级。四肢挥舞摆动,你撞撞我,我挤挤你。一不小心,一个用力,小勤被撞了个大翻身。鹅黄的肚皮显露在眼前,一圈又一圈深蓝的条纹整齐排列,圆圆的壳像只小轮船似的做不倒翁运动。这下,小勤急了,四肢并用在盒子上乱抓,指甲划过盒子发出“吱吱”的声音。小懒发觉自己闯祸了,它试图用短小的前肢去抓,去碰,去推,甚至去压。即便怎么努力,但效果不佳,小勤依然四脚朝天。

这倒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盯着小勤,一副标准的仰泳姿势。它卖力地翻身,眼看要成功翻身的时候,不争气的龟壳将画面一转,一切努力化为灰烬。我不忍心继续看着它受苦,右手一翻,可怜的小勤终于翻身了。

小勤和小懒虽常会闹别扭,但亲昵时,它们似乎会忘记之前的不愉快,玩叠罗汉。瞧,一只叠在另一只的背上睡,难道是在互相取暖吗? 它们一睡就是一个上午,我用筷子敲击盒壁,它们睡着;我找来一只黄色玩具小鸭,努力让小黄鸭发出嘎嘎的声音,它们睡着;我好心地让它们坐在玩具小车上巡游,但它们毫不理会,发出“吱吱”的呼噜声,依然睡着。

我静静地看着它们,希望它们的梦美美的!

 

日落即景

县外国语实验小学六(6)班 张扬 指导老师 李娇华

我观赏过绚丽壮观的日出,也欣赏过五彩斑斓的彩霞,但从未好好观赏过蔚为壮观的日落!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傍晚时分,我便坐在窗台上,静静地观赏着这一番景象……

黄昏有一种纯粹的颜色,太阳露着血红的脸蛋坠向西山。灿烂的云霞由琥珀色编织而成,当中还微微带点儿红晕,仿佛一个娇羞的女子,看不清那如诗的容颜;听不到婉约的步履;嗅不到那微光中散发的甜蜜……整个天际透露着一种叫作“等待”的颜色。

太阳并不想这样离开,或许也是想在天空中留下最美余辉——即将沉入西山最灿烂的金光!渐渐地,金色,琥珀色,混杂地交织在一起。夕阳把金光抖落在世间各个角落,使空气中都氤氲着阳光的味道,好像进入了仙境般的世界。这时,余辉透过树梢,斜射在流动的小河上。闪着耀眼的光芒,十分刺眼。更动人的是远处树林里点点归鸦朝窠里飞去!余辉洒在我的手心中,我把手掌一合,哈!金光被我抓住了。我打开手掌,金光早就从我的指缝间溜走哩!而我却浑然不知,东方悄悄地升起一轮弯弯月牙,她踮着脚跟羡慕地望着太阳,向太阳招手仿佛在说:“明天要早点来啊!”

日落,这如昙花一现的美景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最美的礼物!

 

县少艺校艺六(3)班 钱晨曦 指导老师 叶娟燕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日出金光万丈的壮丽景色固然美,但那迟暮的落日,却也有着独特的韵味。

傍晚,太阳收敛了刺眼的光芒,倚靠着西山,像一位老者一样缓缓下移,而在它的四周,那团团绚丽多彩的火烧云,毫不吝啬地向万物绽放着自己的美丽。它们带着一抹微笑,挥舞着手中那若隐若现的纱巾,为这片天地增光添彩。淡黄、浅红、淡紫,各种淡雅的色彩在它身上渲染着,却又显得这么和谐。

过了一会儿,太阳渐渐西斜,只剩下了半边脸,在山体的遮掩下,如同一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腼腆而又神秘。虽然“少”了半张脸,但太阳的热情依然无限,风采仍然不减。它舞动衣袖,将那昏黄的阳光洒到每一处可以看见的地方,仿佛一位画家在为大地填涂上日落前的最后一丝色彩。

地平线上升起一道道火红的晚霞,像燃烧的河流似的,接着,火河烧尽了,橙黄色的灰烬降到花园里天鹅般的绿茵上,周围的一切可以触摸地渐渐发暗、扩大、膨胀,浸在温暖的黄昏中,吸饱了阳光的树叶低垂了,青草弯到地面,一切都变得更柔和了,静悄悄地发散着亲切得宛如音乐一般的梦幻。

不久,略显昏暗的天幕已没有了落日的轮廓,可那最后一丝余晖却仿佛不甘就此落幕。它披着一件“霞光裙”,还在这个落日舞台上进行最后的谢幕表演。它将云朵的一边染得金黄,又沿着山体勾勒出一条曲折有致的金线。直到月儿散发着清冷的光芒升起,余晖还是意犹未尽,最后被一群调皮的星星撵下了台。

一会儿工夫,太阳完全沉了下去。夜幕将要降临,大地也变得宁静了……

 

秋天的树叶

县外国语实验小学六(3)班 郑定坤 指导老师 戴爱央

秋天是一位魔术师,骑着秋风搭建的马车在世界各地表演,所到之处都变了个样。

枫叶最活泼,老早就看见秋天光临,马上脱下绿油油的T恤,换上橘红的礼服。红色的树叶站在枝头,等待秋天来临,好好夸奖他们一番。秋风从远处急急忙忙地跑来,好像要跟大家说:“秋天来了,秋天来了!”忽然,一片橘红的枫叶从枫树上掉下来,那片枫叶就像一只橘红色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可是这只蝴蝶越飞越低,眼看这只蝴蝶就要落在地上了,我急忙跑上前去用手接住枫叶,枫叶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子手掌,满树的枫叶,就像满树的手掌。

我抬起头看着枫树,突然发现枫树上有两只彩色的鸟儿在唱着歌,他们的歌声是动听的,是婉转的,是让人陶醉的。过了一会儿,两只彩色的鸟拍打着翅膀,徐徐地飞上瓦蓝的天空,飞向远方,像两朵彩色的云消失在天边。

“活化石”银杏树身上的小扇子被秋风用颜料染成金灿灿的,看上去比以前更可爱了,一阵微风吹过,银杏树的叶子犹如一只只金黄色的蝴蝶停在树上,任翅膀飘摇。站立树下,聆听树叶在风中发出“沙沙”的歌声,那是一首离别之歌,带着秋天的色彩。

许多树叶陪着树度过了春夏,在秋天悄然落下,叶子落下,最终会成为大树的营养,在来年春天长出新的嫩芽,陪伴着树。

 

牛·王

县少艺校艺六(1)班 胡佳韵 指导老师 谢书晓

王老师是一位“活赛牛”的老师。

他那滚圆的身子上长着一个圆脑袋,看上去很滑稽。这不赛头牛呵!那圆脑袋上,“眯眯眼”是最可爱而特别的,只要一笑,眼睛就“消失”在了脸上。这张脸,绝对可以拿去给相声演员捧哏儿用。

王老师和牛的关系甚是有趣。王老师的外号正是叫“牛王”。王老师爱牛绝对是无人能比。他曾用水粉画过“九牛图”,牛的形态都让他画出来了,栩栩如生,就差从画里跳出来了。

牛王不仅爱牛,还力大如牛。一次,他将足球从大操场踢到了小操场,中间可隔有几百米之远啊!至于那个足球具体报废了没,至今还是同学们的热门话题。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说牛王的绘画功夫。学校图书馆的壁画,永嘉的各处的建筑绘画,有许多出自他手。牛王那画简直是画啥像啥:画神仙,神仙要飘出来;画牛,牛要蹦达出来啃草;画李白,李白正酩酊大醉,饮酒作诗,散淡似仙,欲从画中出来,与你交谈呢......

牛王之所以被称为王,不单是他绘画技艺高超,他平日里对待工作也如牛般勤恳敬业。

牛王对待学生视如己出,恨不得将自身的技艺全部传授给学生。画室里,总能看见他辅导学生绘画的身影。因此,他的学生也是超级牛。学生拿奖拿到手软,在各级比赛中脱颖而出,奖状甚可绕地球一圈!

牛王,不仅是我们的老师,也是我们的朋友,是个“活赛牛”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