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2年09月23日

第一次“经商”

郑冠炼

记得小时候每年元宵节前后,村里都请来外地戏班在祠堂里开台演戏,四邻八乡的人们像赶集似的过来,走亲戚,看戏文,一连好几天,整个村庄热闹极了。村里每户人家宾客盈门,戏台下老老少少人头攒动。

一些精明的乡人便到山下距村三十余里的村庄,从蔗农手中购来一担担甘蔗,于春节期间,或自己或让小孩子在村里零售。特别是演戏的那几天,卖甘蔗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夹杂着锣鼓声,演员圆润铿锵的唱腔及看客的喧闹声,组成了农村正月里特有的一支“交响乐”。这番热闹景象,能让孩子们乐上好几天呢。

那时才十来岁的我,见卖甘蔗的生意那么红火,不免有点眼红,于是在征得父母同意后,从他们手中接过几元钱,跟着大人也去购来几十斤甘蔗。双肩轮换着挑,硬是徒步三十余里挑回家。虽然途中脚酸肩疼,但是想到卖甘蔗赚钱的乐趣,便觉得脚步轻松,担子也不沉了。到家后又得到父母的赞许,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

购来的甘蔗有乒乓球的直径那么粗,青皮,质地松脆,味道甜润,卖的人不用约定,质量差不多的,都是一寸长的甘蔗卖一分钱。小孩们大多是花两分钱买两寸长的一节甘蔗,慢慢地咬,细细地嚼,喜滋滋地咽下甜水,一节甘蔗大多能吃上十来分钟。

卖的人多了,竞争也就激烈了。为了尽快出手好再去买进,我从人家那里学会了不少招数。第一招:刀劈甘蔗。将甘蔗的一端削尖,以尖端顶地,让买者用刀稳住甘蔗,然后提刀劈。出五分钱的,人立定,提刀即劈;出两分钱的,则要转个身再劈,劈到哪儿就截到哪儿。譬如,你一刀劈下一尺深,那么一尺长的甘蔗就属于你了,如果你劈了空刀,那么,我就净赚你的两分或五分。第二招:口咬甘蔗。让买者从截面的那一头用嘴咬住甘蔗,然后用力拉蔗皮,皮拉断在哪里就截到哪里。若你咬住皮直拉到底,那整株甘蔗就属于你的了。当然,若是只咬到一二寸的地方就断了,只能得一二寸的甘蔗,这咬法比刀劈容易得手,所以都得出五分直至一毛钱才可以咬一口。但大多数还是拉不长皮的,因为出售的甘蔗,在有节的地方,我都已用刀削平甚至削凹,皮拉到节时,大多都会断的。这几招,果真厉害,小伙伴们出于好奇,大多不惜花上一二毛钱,劈上几刀,咬上几口。有的好胜心强,就是不信劈不准,咬不长,于是劈了又劈,咬了还咬,结果是输得更惨,而我的甘蔗卖得更快,赚的钱比别人更多。当然也有眼尖手快心静的,或一刀劈到底,或一口咬到根,拿走了整株甘蔗。但毕竟是个别,一天下来,赚的多亏的少。

一个寒假下来,几十斤甘蔗也能赚取好几元钱。这在五十多年前不算是小数目了。那时候,长辈给的压岁钱,顶多也不过两毛钱,而我在当时赚上几块钱,可算是天文数字,开学的学费也就不再用父母操心了。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经商”。人们都说温州人是东方的犹太民族,善于经商。其实,这是从小耳濡目染的结果。如今儿孙绕膝的我时常还会想,若不是从事一辈子的教育工作,我也会像乡人一样,成为商海中的弄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