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2年09月23日

童年的天堂

陈珊珊

按常理说,“梦想”似乎总是和“童年”成双入对地出现在我们的人生中,因为人们很少说“老年梦想”。如果足够幸运,“梦想”若真能和“童年”一起成长的话,那么,这样的“童年”便无异于“天堂”一般美好。

这样想来,我是如此幸运,因为我有一个在永嘉中学度过的“天堂”般美好的童年!

且别说童年校园里那两幢被戏称为颇有“风月”感的教师宿舍楼,也别说实验楼那个如魔法一般神秘的“生化实验室”,更别说那被“变色木芙蓉”和垂柳包围的小池塘,单说那个在暑假的操场里疯长的野草,以及在操场北边尽头的礼堂吧,那里,就是承载我童年梦想的摇篮。

在那个陈旧的风雨操场里,一批因为命运变幻来自全国各地相聚在这个校园的老师们,正在利用暑假的闲暇时光,全身心排演着《雷雨》《三家巷》《日出》……

台下,常常只有一名忠实的小观众,一场不拉,从头到尾,目不转睛地看着 “觉新”、“四凤”、“区桃”和“陈白露”们,懵懂又细致地体会着父母的同事们在那个简陋的舞台上迸发出来的所有理想和激情的光芒!

礼堂外,是小伙伴们玩乐的欢叫声。小小的我,对同伴们的呼唤常常充耳不闻,却能在回家时,一字不拉地向父母复述当天舞台上所有的排练对白!

如果说文学有种子的话,那么我的那一颗种子应该就是在那时候埋下的吧。而这个梦一般美好的舞台,多像一个承载“梦想种子”的“摇篮”啊!后来,当我成为永嘉中学的学生时,母校的校园文学刊物居然就叫《摇篮》!

有人说,岁月是一条河流。是的,岁月的河流,左岸是无法忘却的记忆,右岸是值得珍惜的韶华,而中间飞快流逝的,正是年少时或大或小、或近或远的梦想。然而,世间那么多童年的梦想,真正实现的又能有几个?我们常常努力想停留在时光的原处,其实早已被生活的洪流无声地卷走。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年轻的朋友啊,从“童年”通往“梦想”的道路,必定很长,也必定很曲折。但我们碰壁凿洞、遇水架桥!我们愿如大海、气如长虹!终究有一日,高德大润、万物生发!

在岁月的长河里,我与“成长”做了一笔交易:我用最诚挚、最朴素的“童年天堂”,与历经人事的“滚滚红尘”,做了一个叫做“文学故乡”的纯粹交易。

我从童年的“天堂”——暑假的小礼堂出发。这一路,是坚持、是守望,是彷徨,更是勇气。它们不忘初心,它们厚积薄发,它们乘风破浪!一切都不会白白来过。跨过山河、走过岁月,文学的故乡,入梦而来!

如今历经半世,回首一望,我的“童年”与“天堂”之间,竟然仅隔着那一座暑假的小小礼堂!我的童年所通往的“天堂”,最终的落脚点,原来就是“诗意的故乡”啊!

我,何其幸运!

终究有一日,“梦想”,都会在岁月的码头停靠。纵然到最后,满纸锦绣文章,落笔也只是云烟消消。但笔耕砚田,人生这幅画,或精致或潦草,那又何妨呢?童年的天堂、文学的故乡,早已融于血脉、镌入灵魂!

愿我“童年天堂”里的那些珍宝,与校园内外的你诗意分享,笑看过往,不惧未来。

如此,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