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2年08月05日

牛市老伢郎徐友福的忧心

□ 徐贤林/文

一位目不识丁的牛市老伢郎,混迹牛市半个多世纪,练就了“庖丁解牛”般的技艺:拽紧牛绳,竹鞭一挥,低沉吆喝一声,牛便快速走完一个圈子,老伢郎就可断定,这只牛是耕田的料或者只能宰杀吃肉均了然于胸;他自己绕牛转三个圈子,立马能判断出这只牛有多少肉身——这往往八九不离十。老伢郎在温丽台金四地区的牛市伢郎和牛贩中享有很高的声誉。

老伢郎大名徐友福,枫林镇汤岙村人,今年虚龄84岁,但多年的奔波只在他身上留下沧桑未见衰老。初见之下,一介老农而已,可是他那双相牛几十年的细眯眼却似乎要从他的身体上独立出来一样,显现他的与众不同。老伢郎说,他每天还能喝一斤烧酒,还能肩挑百公斤健步如飞,平时竟然不晓得劳累和疲惫的感受。

与牛结缘

徐友福大约在19岁时与牛结缘。他的叔父是附近颇有名气的牛市伢郎,每天早上拎着一根竹鞭出门,踏着月色回家,家里吃香喝辣的,在当时算是较为殷实的人家。徐友福甚是眼馋。多次向叔父提出自己想学做牛市伢郎,但叔父总是支吾着不答应,其实他私下里想“父子传”。后来见儿子不愿做牛市伢郎,便顺水推舟将侄儿带在身边。

徐友福是叔父忠实的学徒,诸如赶牛放牛这类活就由徐友福独揽了。牛市遍布各地,当时交通不便,如果要赶永康牛市,他们要徒步赶牛走近三天的路,自己穿草鞋,给牛们也穿上草鞋,到了丽水地界,牛贩和伢郎们便已成群结队,人牛队列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叔父并没有放手让徐友福单独去执行贩牛交易的促成工作,也许所有技术活都一样,多一个对手便多一份危机。徐友福也不急于求成,来到牛市,他就四处钻,每见一交易场面,便默默听伢郎讲解,听牛贩讨价还价。

牛市的行情天天变,可是有一样东西不变,高品质的牛总能卖个好价格。徐友福悟出,牛市伢郎赖以生存的本领不是穿针引线促成交易获取劳务费,而是能一眼看穿牛的品质。他有意识地开始相牛,对不同品种的牛都进行研究。如此日积月累,徐友福的相牛技术精进,从口齿到筋腱、从皮毛到胃口,居然一说一个准,令牛主人惊讶不已,这个青年不简单。

一次,在永嘉福佑牛市上,徐友福背着叔父独立促成一笔交易,买卖双方都非常满意,他将获得的5块钱的中介费交给叔父时,叔父惊愕片刻,叹了一口气,颇有失落感,对友福说,你已经出师了,以后叔叔与你就跑不同的牛市吧。

徐友福开始独立的牛市伢郎生涯,同时看上中意的牛时,自己也充当牛贩。每天早上手执竹鞭离开家们,踏着月色星光返回家中,凭着一根竹鞭,在最困难时节将一个庞大的家支撑下去。

徐友福相牛,与牛可以交流。他说,牛是世上最有灵性的动物之一,它能理解人的感情,你的一个眼色一声吆喝,它都会领会。因此,徐友福非常爱惜牛,从不虐待牛。每逢春节、中秋节等重要节日,徐友福会为自家的牛备上一顿“佳肴”,人牛节日同乐。徐友福说,每当一人一牛赶夜路时,我就感到牛不是畜生而是我忠诚的朋友,发现路上异常现象,牛会主动向我发出警告,这一切都是真的。

一双慧眼

那年,叔父病危,徐友福闻讯急匆匆从牛市赶回家。病入膏肓的叔父满怀歉意地对友福说,我没有传授给你相牛经,你只有以后自己慢慢摸索了……

叔父走了,也带走了他的相牛经。

徐友福从没念过书,目不识丁,因此对叔父“带走”的经也并不十分惋惜,他要用时间来积累这部“经”,这部“经”其实就是他相牛的经验。

牛有相,这与人有狡狯忠厚之相是一样的。牛作为人类的朋友,它的首要功效是帮助人犁田拉磨。

牛市伢郎介绍牛时,总先看重牛的耕作功能,但是,未经使用过,咋知这牛的能力?相牛经这时就起作用了。徐友福说,牛的耕作能力不能单看这牛的身架,关键的还是看它的筋腱,但凡是腿细颈长双筋的牛便是一头好耕牛,如果没有上述的要素,这头牛无论有多高大,也只是一头消耗草料的待宰货物。他凭自己的经验,“拯救”过多头品质优良的耕牛,免使它们过早地被拉到屠宰场。

一次,徐友福赶仙居牛市,在途中遇到一牛贩赶着三头牛也赴仙居牛市,虽不是熟人,但是同道中人,一聊便熟。徐友福得知牛贩将这三头牛当菜牛送牛市出卖。徐友福对三头牛进行细致察看,发现其中两头确实年迈体衰,但另外一头虽然看上去瘦骨嶙峋,却掩饰不住它作为耕牛的优秀潜质。他从牛贩手中拽过牛绳,挥动竹鞭,吆喝一声,瘦牛走了一个漂亮的圈子,徐友福连说“好牛”。徐友福毫无保留地对牛贩说,将这头牛当菜牛卖掉就可惜了,价格也不会超过6500元,如果有下家愿意买下做耕牛,将是一头非常好的耕牛,还可使用10年以上,价格可以卖到9500元以上。牛贩闻言兴奋不已。两人结伴来到仙居牛市,徐友福为牛贩物色好下家,最后这头险些被宰杀吃肉的耕牛以9800元成交,牛贩递给徐友福800元钱表示谢意。

徐友福说,水牛有72相。水牛在我们这里非常常见,几乎每个村庄都能见到水牛的影子。在牛中,水牛又是最有灵性的,公水牛比人类还会记仇,两头公水牛偶遇相斗后,这宗仇就永远不会冰释,倘若再度相遇必定会斗个你死我活;水牛与主人之间养成良好的感情后,会对主人忠心耿耿,民间有许多义牛救主的传说。徐友福说,水牛有以上特征者属于忠烈相。此外,还有狡狯相、奸诈相、功利相、仁厚相、愚钝相等等,总计72相。水牛诸相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牛主人的运气,这也不全是迷信,徐友福说。

衣钵难续

近年来,山区农田抛荒,平原则多启用机械化耕作,耕牛的作用越来越小,牛也自然而然更多地被归入食品的行列。

大多牛被拉去宰杀吃肉,看着于心不忍。徐友福叹了一口气,说:牛市伢郎也退化到只要估准牛体肉身的重量就可以了。徐友福自然也未能幸免。他说,这是我的职业。

耕牛功效退化,牛市伢郎退化,遍布城乡的牛市也退化了。

每次赶牛市,徐友福都会忆起昔日牛市的辉煌,那斤斤计较的讨价还价声,那交易后认为自己占便宜的满意的笑容,那牛市伢郎间暗暗较劲的复杂神情,然而,这一切离他显得已有些遥远了。

现在的牛市交易,交易额大了,交易时间短了,一整车一整车的牛运到牛市,对每头牛进行估价后,经过讨价还价,又一整车一整车地贩走。伢郎费倒赚得有点轻松了。徐友福说。

徐友福有些固执地认为,耕牛是不可能退出农村的,只要山上的梯田还在,只要山上还住着固守家园的农民。因此,耕牛交易这门手艺也是不可能绝迹的。

徐友福几十年积累的技术和经验是他聊以自豪的本领,他不愿“带走”自己的本领。

他有5个儿子,都在外地经商。今年初,大儿子回家装潢房子,他试探性地对儿子说,你愿意将我的伢郎经验继承过去吗?儿子看怪物似的看了他良久,一言不发。当晚,儿子好似安慰父亲,对他说,我可以将你的技术和经验记录成册保留下来。

但是,这些能记录下来吗?

徐友福打电话问其余儿子的意思,竟无一人愿继承他的衣钵。

坦下牛市 季丽杰/摄

徐友福说,刚卖了家中四头大水牛,现仅剩一头黄牛犊了。 徐贤林/摄